《智慧之路》:每人都必須自己完成他的哲學

作者雅斯培 (Karl Theodor Jaspers,德語:Karl Theodor Jaspers,1883年2月23日-1969年2月26日)著名德國哲學家和精神病學家, 基督教存在主義的代表。他曾是著名政治理論家漢娜‧阿倫特 (Hannah Arendt) 的老師。

本書最初是一個「通俗地」講解哲學的電台節目的內容,這非常不可思議。因為本書除了第一章,其他章節都非常抽象,也很少舉例,因而非常難懂。

作者生平:
1883年出生於奧登堡 (Oldenburg),其父為當地銀行總栽。
1901年入奧登堡大學習法律。
1902年改習醫學。
1909年獲得學位,論文為「鄉秋與犯罪」 (Heimweh und Verbrechen)。
1910年成婚。
1916年任海德堡大學醫科額外教授。
1937年因反納粹政權而辭去教受職位。
1948年任瑞士巴塞爾大學哲學教授,發表此書。
1967年成為瑞士公民。
1969年2月26日於巴塞爾 (Basel)去世,享年八十七歲。

在 youtube發現了有人把他在1950的節目譯成英語。


以下是書首兩章札記。

哲學是甚麼?

哲學致力求取的確實性 (certainty) 是一種「內在確實性」。哲學在日常生活中,常表現為:

  • 在哲學的事情上,幾乎每人都認為自己有批判力。
  • 哲學思想必需由創造中生產,每人都必須自己完成他的哲學。
  • 自發式的哲學,可在兒童上找到,也能在瘋人上找到。
  • 由於人類無法避免哲學,因此哲學永遠出現在我們面前。可以是有意識 (conscious)或無意識、好或不好、含混或明晰、拒絕哲學的人,本身也實行一種哲學。
  • 哲學原文為希臘文Philosophos (愛知慧的人) 正與Sophos (智慧)一詞相對。
  • 哲學的意義在於「行斯道」 (on the way):在時間中「行」、在於令人得到完善 (perfection)。

哲學的其他定義

  • 神事與人事的知識 (Knowledge of things divine and human)
  • 對有之存有的知識 (Knowledge of being as being)
  • 學習如何去死 (Learning how to die)
  • 以思想活動而致力於追求幸福 (Striving for happiness by the exercise of thought)
  • 為傚法神聖而作的努力 (An Endeavour to resemble the divine)
  • 對於一切可知的知識 (Knowledge of all knowable)
  • 一切藝術的藝術 (The Art of all Art)
  • 不限於任何特殊範圍的科學 (The science confined to no particular field)

對於人的生活,哲學使是一種「集中原則」 (principel of concentration),人能參與「實在」 (reality) 而成為「他自己」 (himself)。

哲學現今被認為有害

  • 獨裁的教會思想譴責獨立的哲學 (independent philosophy),令人脫離上帝的誘惑。
  • 政治的極權主義攻擊哲學,在世界需要改革之時,僅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去破壞「秩序」,助長獨立與反叛。
  • 基於日常常識的人、以「效益」 (utility)為準的人,認為哲學成效不彰。
  • 哲學是人的基本全體性、普遍性 (universality)以及所有人之間連繫的一種「活的表達」 (living expression)。

哲學的根源

  • 「方法思考」式的哲學 (Philosophy as methodical thinking) 始於二千五百年前。「神話式思想」 (Mythical thought) 的哲學史則更早。
  • 起源 (Begining) 是歷史性的,但根源 (source) 是指其從事哲學的衝動 (impulsion)

哲學根源始於:

  • 驚奇 (wonderment) (如柏拉圖的說法) 引起的「問題」與「見識」
  • 人對知識的懶疑,引起「考驗」 (critical examination)
  • 「被遺棄感」 (forsakeness)
  • 斯多噶派哲學家愛比克泰德 (Epictetus):當我們開始明白自己的弱點與無助時,哲學於是產生。把一切力所不及的事物視為必然,並且認為對我無足輕重。但卻要把那些有賴於我的事物 — — 諸如自己種種觀念的方式與內容 — — 用思想去提升到「明晰」與「自由」的程度。

然後,人把人生必須面對、無法逃避的種種痛苦、掙扎,稱為「終極情境」 (altimate situations)。在面對這些情境時經過「困惑」 (obfuscation),再而「絕望」 (despaire),最後「重生」 (rebirth)。

所謂「再生」者,是即我們藉著自己的「存有意識」 (consciousness of being) 的「改變」 (changes) 而成為我們自己。總之,哲學的根源是在「驚奇」導向「知識」、「懷疑」引往「確實性」、「被遺棄感」引向「自己」 (self)。

但這一切,都需要人與人的「真實交通」 (authentic communication) 的意志 (will)。從人的理解到理解,心靈到心靈,從存在到存在。「交通」才是哲學的「目標」 (aim)。


在我看來,何謂哲學?聽說回來的解答,大概有兩類,一類是介紹哲學「作為一門專業」是怎樣的。第二類是解釋哲學「之於人類有何意義 」。

我小時候對哲學的看法,或許是來自歷史故事,所理解的都是「哲學之於人類有何意義」。近年閱讀哲普業者的文章,慢慢明白哲學的嚴謹,就逐漸把哲學回復為一門專業,也不敢把哲學掛在口邊了。

後來輾轉得到本書,看到第一章對哲學的解釋,重憶起童年對哲學的印象。譬如,「哲學使人不伏禮教」一說,現在看來真是恍如隔世。現在人們提到「哲學有害」,大概是指畢業後的就業問題吧。

作者舉出哲學的不同解釋,每個說法寥寥數語,但認真想想,綜合起來,還真的沒有遺漏。

在哲學的事情上,幾乎每人都認為自己有批判力

人生存而認知這個世界,每一秒都在理解何謂「正確」,以此避免痛苦。因此,人只要生存著,就可以說其對真假對錯的批判力合格。人只要活得不痛苦,就不會懷疑自己的判斷能力。

哲學思想必需由創造中生產,每人都必須自己完成他的哲學

人只有遇到煩惱才會懷疑自己的能力,而這種懷疑也不一定會使人進步。 當煩惱與懷疑使人明白自己不足時,可稱為「開竅」,而踏上追尋之路,可稱為「啟蒙」。這兩件事不必然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。 「每人都必須自己完成他的哲學」不代表每一個人能意識到這一點而去完成它。當然,歲月可增加這種覺悟的可能。

追尋甚麼呢?這就是人所需創造的。追尋分成兩部份,一為「追」,乃追查,即給予萬物一個確切的認知。另一為「尋」,乃尋獲一種與 「確切的認知」相一致的態度。 兩者合一,可稱為人的「世界觀」。

世界觀的作用在於,人依其去斷定一切真假、對錯、好壞、輕重、美醜,再從這個判斷去決定人如何反應、如何行動。每一個人都有世界觀,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意識到自己的世界觀是甚麼樣子的,因此,也並非人人都能意識到有人的世界觀與自己不同。人在自己的世界觀中,就像魚在水中。

當人能發現自己有某種世界觀時,而發現人竟然可以磨礪它時,就開竅了,發現一種對自己人生全新的「玩法」,由活在自己的世界觀之中,到駕馭自己的世界觀。

活在自己的世界觀之中的人,被自己所處的環境、社會、文化、語言、人際關係牽著走。這種生活其實沒甚麼問題,如果甘心的話。為何不甘心呢?不甘心,其實是指渴求,人渴求探索自己還有甚麼可能。

由此可知,哲學其實是對原始的、對世界的認知的後續整理。而所謂「完成他的哲學」,是把這些原始的資料組織成一種體系,可以為自己認為重要的、介意的、有趣的事物作一個解釋,也期望能預測未來,為可能的未來作準備。

觀察、收集資料,關鍵不在眼睛,而在於腦子。看過一個景象後,人會記住甚麼,留意甚麼,是腦子的工作。觀察在於敏銳,而敏銳在於腦中的資料多寡,人只有比較事物,才能發現事物的特性。這也是為何人到外國生活很容易「比較」出人生感悟。

這是良性循環,知得越多的人,越敏銳於收集有用的資訊,而知得也越多。這也是惡性循環,無知也讓人難以察覺事物的特性,長遠來說,使人錯過很多深層精緻人生志趣,而只能享樂於直接、快速的感觀刺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