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方法導論‧沈思錄》:笛卡兒生平

志文出版社出版

以下資料截自志文出版社的《方法導論‧沈思錄》一書,第三百四十七頁,笛卡兒年譜。

這本書是別人不要,我接收回來的。這本書除了封面設計不太適合這個年代的簡約典雅(文青)風外,其餘部份都很優質。其優點首要數注解詳盡,譯者在很多普通處讀者(如我)難以察覺有可疑的地方,主動詳細交代笛卡兒想法的現實背景、與他的其他想法的關係。也時常指出笛卡兒著作中,拉丁文版與法文版的用語差別所在。

這本書大約有三十年歷史,但它的設計真卻誠意滿滿。首先,注解是放在原文旁邊的。還自帶了書籤。最重要的是,本書有58頁的導讀,詳細介紹笛卡兒一生的經歷及思考轉折,就這篇導讀,就值這本書的價錢了。

1596年

三月三十一日,René Descartes 生於法國安德爾-羅亞爾省,拉海笛卡兒巿 (La Haye – Descartes) 。這名字是1967年為笛卡兒而起的。他的父親名為 Joachim Descartes,是Bretagne高等法院評定官。母親是 Jeane Brochard。他在家中排行第三。其家歷代都在波埃杜省擁有領地的小貴族。隸屬出自富裕巿民的「法官貴族」。社父業醫,母家有擔任法官者,也有營商者。父母雙迮的家系都屬於從政治文化支持當時社會的階級。

1597年 一歲

五月十三日,母親去世。他從母親身上得到了乾咳和臉色蒼白的看病,這情況一直延續到他二十歲。當時醫生都認為他會夭折。母親去世後,笛卡兒由外祖母及奶媽扶養長大。

1606年 十歲

進入拉夫雷西 (La Flèche) 公學 (耶蘇會的 Collège Royal Henry-Le-Grand ) 就讀。這是耶穌會從享利四世獲得的邸宅後,設立的學校。1606年以後,由笛卡兒家族親戚夏爾雷擔任校長。笛卡兒也因身體不好而獲準在宿舍多睡一會才起床。

1610年 十四歲

伽利略用前一年發明的天體望遠鏡發現了水星。享利四世因承認新教徒有信仰自由,被天主教狂熱分子刺殺而死,享利四世的心臟依遺命葬於拉夫雷西公學。路易十三即位。

1614年 十八歲

拉夫雷西公學畢業,入波埃顛大學 (University of Poitiers) 學法學及醫學。

1616年 二十歲

秋天,獲波埃顛大學法學士學位。過恣意任性的生活,常出入社交界,玩武術與馬術(當時的運動項目)。

1618年 二十二歲

赴荷蘭,入納沙公爵毛利斯部隊,十一月,停留白萊達。這時認識培克曼 (Isaac Beeckman) ,開始研究數學的自然學。笛卡兒從培克曼學得了將數學用在自然研究上的方法。這時已經探討自由落體的法則。十二月,起草「音樂提要」送給培克曼。

1619年 二十三歲

聽到波希米亞發生戰爭 (波希米亞人反抗哈布斯堡家族統治,三十年戰爭爆發)的消息,四月,離開荷蘭經丹麥赴德國,在法蘭克福參觀德皇費迪南二世的加冕典禮 (典禮從七月二十日到九月九日) 。之後,進巴維埃拉公爵馬西米良麾下服務,十月宙居於烏耳木巿附近的新莊 (Neuberg) 。「十一月十日,在充滿靈性的情形下發現了驚人的學問基礎。」這時,他做了三個靈異的夢,感受到各學科在方法上的統一,同時也得到了可獨自窮究其整體的自信。

1620年 二十四歲

三月,脫離軍籍,啟程旅行,繞北德回荷蘭。似曾參加布拉格近郊之戰。此戰,新教徒的支柱法爾茲選侯菲特列五世失去了王位。菲特烈選侯是伊莉莎白公主的父親。1620年到1621年之間,笛卡兒大多過著旅行生活。

1622年 二十六歲

二月,回法國,這年冬天在巴黎度過。這時,他在不列塔尼處理財務問題,以獲耳生活上的平靜與物質上的獨立。他在軍隊時,不曾領過新餉。

1623年 二十七歲

三月,赴義大利旅遊,停留威尼斯、羅馬等地,在義大利度過兩年。在義大利未見伽里略,卻到羅萊德朝聖。

1625年 二十九歲

回法國,七月住在巴黎。從此在巴黎潛心研究,為時三年。與梅色納神父、數學家密德爾吉、莫蘭等交往。這時,熱心研究光學,在光的屈折方面發現「正弦法則」。獲奧拉特利修道院創立者筆爾‧德‧貝律爾 (Pierre de Bérull) 知遇,貝律爾鼓勵筆卡兒去改造哲學。也跟該會神父吉畢夫親密來往。

1628年 三十二歲

前半年寫討論自己方法的論文「指導理智的規則」(Regulae ad directionem ingenii) 。此論文並未完成,後在遺稿中發現其片斷,於1651年出版。秋天,遷往荷蘭。為獲得有系統整理自己哲學的時間,離群索居,住在荷蘭的巿鎮上。從此到1649年,都住在荷蘭,為時達二十一年之久。在這期間,不時遷居,輾轉住在荷蘭各地。

1629年 三十三歲

定居荷蘭之後,起初九個月用在形上學的思考上,完成短篇論文 (即十年後出版的「沈思錄」初稿)。從年底開始思考自然學體系,一直持續到1633年,始完成「世界論」(le monde,一譯作「宇宙論」)。

1632年 三十六歲

1630年時,瑞典國王古斯塔夫‧阿道爾夫得法國支援,侵入德意志,但到這一年,與華倫許坦因率領的德皇軍 (舊教方面) 作戰時陣亡。古斯塔夫‧阿道爾夫是其後克麗絲汀女王的父親。這時,笛卡兒似乎看過哈維 (william Harvey) 的「關於動物心臟與血液的解剖學研究」(1628年出版)。

1633年 三十七歲

六月,伽里略因地動說被羅馬宗教裁判所判處有罪。十一月,笛卡兒聽到伽里略審判的消息,決定停止出版「世界論」。

1624年 三十八歲

由卡兒堅決不肯出版「世界論」。「世界論」到笛卡兒死後才於一六六四年出版。

1635年 四十歲

與奧倫奇公爵的秘書康士坦丁‧懷享斯交情甚好,因其委託寫了力學的短篇論文。康士坦丁的資子克里斯強後來成了大物理學家,笛卡兒已看出他的天才。此年完成「方法導論」。

1637年 四十一歲

出版「方法導論及三論文 (折光學、氣象學、幾何學)」 (Discours de Méthode; La Dioptrique, Les Météores et La Gétrie),受到巴黎梅色納等學者的批判。在自然學方面,與羅勃華爾、艾提恩‧巴斯卡、筆爾‧布提發生論戰;在數學方面,則因切線問題與費爾馬 (Pierre de fermat)發生論戰。

1683年 四十二歲

十月寫信給梅色納批評伽里略力學方面的書。是年秋,不僅與德沙爾克和波納復交,也在烏特雷池大學獲德新的門徒勒‧洛亞(Le Roy),勒各亞在信奉笛卡兒學說的雷奈利去世,擔任烏特雷池大學醫學教授。

1604年 四十四歲

九月,兒女法蘭星夭折,笛卡兒非常傷心。他說,真正的哲學絲毫不會損害人的自然感性,淚水和悲衰也非只屬於女性。十月,父親去世。年底,雖然應路易十三之邀,笛卡兒卻選擇孤獨。此年,完成「沉思錄」,出版之前,先請學者批評,再寫答辯,作為隨錄。

1641年 四十五歲

八月,出版「沉思錄」(Meditationes de prima philosophia)。此書用拉丁文寫成,在巴黎出版。法譯本由笛卡兒親自過目,修改,1647年在巴黎出版。

1642年 四十六歲

烏特雷池大學校長、喀爾文派學者弗埃提斯(Gisbertus Voetius),自1641年年底替斥笛卡兒為無神論者,1642年三月,終於認定笛卡兒哲學有害,禁止在大學講授。八月,弗埃提斯用學生的名義散發小冊子,攻擊笛卡兒為無神論者。笛卡兒寫「給弗埃提斯的公開信」。

1643年 四十七歲

五月,開始與法爾茲的女兒伊莉莎白公主通信,直至笛卡兒去世。九月,烏特雷池巿議會以缺席審判判笛卡兒有罪,情勢對笛卡兒極為不利。笛卡兒答覆說,他不能以法國國民接受荷蘭審判,並透過朋友與法國大使說動奧倫奇公爵,阻止執行判決。

1644年 四十八歲

五月,赴法國旅行,十一月回荷蘭。在這期間,「哲學原理」(拉丁Principia Philosophiae)七月出版於阿姆斯特丹,該書附有給伊莉莎白公主的獻辭。法譯本經筆卡兒親自修訂,出版一六四七年,並以「給譯者畢哥神父的信」作序文。是年年底,以曾做動植物的礦物方面的實驗;也參與了關於真空的論戰。

1645年 四十九歲

繼續與烏特雷池巿議會發生爭執,巿議會富布此後不得談論笛卡兒哲學,以解決此一爭端。從此年冬天到一六四六年,笛卡兒應伊莉莎白公主之請求,計劃寫「情緒論」。

1647年 五十一歲

四月,雷登大學教授雷維烏斯和托利格蘭狄斯指斥笛卡兒哲學冒瀆上帝,笛卡兒又動用奧倫奇公爵厭制對方。到八月,雷登大學禁止談論笛卡兒。六月,第二次赴法國旅行,十一月回荷蘭。這期間,曾在巴黎訪問巴斯卡。據說,九月二十三、二十四日兩天聚會,雖然說不上肝膽相照,但笛卡兒卻向體弱的巴斯卡提出療養方針,勤他進行真空實驗。巴斯卡「關於真空的新實驗」即於是年十月出版。

六月到十一月的旅法期間,笛卡兒與卡桑提、霍布斯恢復友誼。十二月,與烏特雷池大學教授勒‧洛亞(笛卡兒的門徒)的不和逐漸顯化。勒洛亞曾為笛卡兒哲學與弗埃提斯戰鬥,而被稱為「笛卡兒哲學的殉教者」。可是,一六四一年,勒‧洛亞人性論方面的見解已跟笛卡兒不同,其後在哲學上日益傾向於唯物論,甚至認為精神是物質的一個樣態,只能依宗教的啟示來承認精神的獨立性,並且說這是笛卡兒哲學理所當然的一個歸結。笛卡兒當然加以駁斥。

1648年 五十二歲

五月,第三天 (也是最後一次) 赴法國旅行。法國宮廷答應給予年金,以褒獎笛卡兒的成就,但是八月,法國發生內亂,宮延的承諾無法付諸實施,笛卡兒也立刻趕回荷蘭。這時,曾去探望躺在病床上的好友梅色納,九月,梅色納即去世。梅色納比笛卡兒大八歲,於拉夫雷西時認識。笛卡兒的青春時代,停留法國期間,彼此關係非常密切;笛卡兒遷居荷蘭後,也扮演笛卡兒巴黎代理人的角色。給梅色維的信,在笛卡兒的書簡中,為數最多。

十月,簽訂西法利亞條約,三十年戰爭結束。在這期間,笛卡兒完成「論人」(Traité de l’homme) 但要到笛卡兒死後才出版。(即1664年)

1649年 三十五歲

從年初到二月,三次接到瑞典女王克麗絲汀的邀請函,四月,瑞典海軍提督率艦來迎接,笛卡兒非常驚訝地請給他考慮的時間,但在他朋友--法國駐瑞典公史夏紐 (Hector P. Chanut) 的勸導下,九月,起程赴瑞典,十月抵達,寓居夏紐家中。十一月,出版「情緒論」 (passions de l’ame)。十二月,為紀念「西法利亞的和平」,舉行慶典。笛卡兒應邀寫了一篇討劇「和平的誕生」;又受女王委託,擬定設在斯德哥爾摩的學術院規章。

1650年 五十四歲

自一月起,每周為女王授課兩三次,時間都訂在清晨五點。冬天早起授課,對筆卡兒是一件苦差事。公使夏紐很擔心,想請女王變更時間,自己卻得了肺炎。寓居公使館的筆卡兒去探病,自己也於二月一日得了同樣的病。夏紐獲救,笛卡兒卻死了,時在二月十一日清晨。女王和公使兩人為笛卡兒的葬禮發生爭執。女王為笛卡兒之死哀傷不已,有意為他舉行盛大的葬禮,建立豪華的墳墓。夏紐卻認為這違反故友的遺志,不肯答應。最後女王讓步,在樸實而高貴的葬禮中,把笛卡兒的遺體葬在瑞典。 (1596年3月31日-1650年2月11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