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伊始,回望過去

2018年剛結束了。今年發生在我身上的「外在」事件,最大莫過於工作多年的廠商結業。這突然的變故真使我措手不及。我把這看作是人的命運轉動之必然,使我進入另一人生皆段。若我要抱怨,我應抱怨這一命運推力來得太遲了。

祝願涉及於此事的所有人能早日回到平靜的生活。

所得

這幾年來於工作上之所得,除了人際方面,最大是技巧,分三方面。一是繪畫技巧的進步。二是設計技巧,特別是顏色、空間配置能力的進步。三是說話、說故事與分析能力的進步。而前兩點的進步應歸功於第三點,即繪畫與設計技巧的進步,也應歸功於分析能力的進步。

人行動前,必須清楚瞭解自己想要甚麼「效果」,才能如願。以繪畫或設計為例,人先要對自己的作品有清晰的圖像、目標,才能把大目標分析出不同的小目標,然後一步一步、有條不紊地完成,最後達到最終目標。

而這種分析的能力從哪裏來?我推介一種,可能在別人看來頗為間接的方式:閱讀。

特別是閱讀抽象、概念之間環環緊扣的科目,譬如:哲學、法律、社會學、心理學等書。其實任何科目都有自己的一套後設分析、研究方法、思想史。閱讀及理解不同科目的方法、分析、思想流變,可以鍛鍊大腦,使人習慣在現實之中,找到事物的有用特徵,再用這些特徵組織完整的系統或者圖象。簡而言之,即把自己的工作抽象化成程序、把問題切割成小塊,逐樣解決。這樣,就不會手忙腳亂。

然而,人的觀察永遠都是有篩選的,而且是無意識地篩選。人觀察思考時,能否把所有重點都揣摩出來,就與經驗有關了。因此,創作人多動手練習、多嘗試、探索新做法,依然是很重要。

以上是我所遵從的方法。

凡用功都必作用於身上,並不徒勞。人能察覺自己進步,是身為萬物之靈獨有的快樂。

所失

我本沒要寫一段「所失」,因為我想不到世界欠了我甚麼,有誰欠了我東西,這幾年來,我慢慢地對身邊的每一個人滿意。這種轉變,可能與為讀了一些心理學、心理治療的著作有關。當人能看到別人情緒時,所看到的壞人會少一點。

《愛麗絲鏡中奇遇》中,紅皇后對愛麗絲說:「你必須盡力地不停地跑,才能使你保持在原地。」這名為「紅皇后競賽」,用老話說就是:逆水行舟不進則退。如果說,這幾年來我有所失,就是進步得不夠快吧。所以文章開首,我會說「這一命運推力來得太遲」,命運轉折使人成長。

說到這裏,時間到了,工作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