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《法理學》感想

互聯網年代,娛樂化的政治議題取代了明星八卦成為人們閒聊的話題。談到政治,就會扯到是非對錯,而談到是非對錯,一旦深入就會變成哲學問題。也許如此,近年也興起了一股哲學熱,特別是倫理學、政治哲學,可惜法理學並沒有得到太多介紹。

在我們的社會文化中有一類「現實」觀念,認為只有用利益、權力、地位去解釋人的行為,才算是對人性的真正解釋,而以道德、價值、理想等意圖去解釋人的行為,只是「好人們」的一廂情願。這種文化觀念使社會大眾對道德理想有一種天然的抗體,我稱為「江湖現實主義」:基於自私的理論才是科學的,基於利他的理論,就是宣傳。這是因為沒有民主制之下,道德力量長期與公共權力脫勾,對於社會大眾而言,道德、價值、理想只能用於教育稚兒。

「江湖現實主義」觀點在近年右翼潮流下更為常見,青年一代不再認為制度改革是可能且可行的,而建制一方也樂意讓大眾悲觀。是甚麼造成某些非常明顯的社會問題?大眾甚至不能達成共識。青年一代人對社會不滿,但沒有工具去向別人解釋自己憤懣。這些工具包括兩類:

第一類工具,是顯然易見的:媒體,即發聲渠道。香港的傳統媒體大多用中年人的角度、八九十年代的認知去理解現今的香港。這使兩個世代對社會現實有相當不同的認知。當然,這情況權力偏則下操控出來的結果。

第二類工具是語言。香港人的政治語言是含糊不清的,年輕人談論政治時,能用的詞彙,不是黑白二分的,就是帶著強烈憎恨情緒的。年輕人只能含糊地表達自己的憤懣,開口就是「膠」、「上位」、「高地」…實在沒有人明白他們想表達甚麼。

人思考問題,大多是為了以更能解決問題的角度觀看事物,這就等於在創造新的概念去理解事物。當語言工具、概念工具過於粗糙,人就只能粗糙地表達自己的情緒,而難以分析誰應負多大責任、如何解決問題。這除了讓圈外人同情他們外,圈內人之間也難以溝通,使憤懣情緒在網上形成一個個分散且互相敵視封閉的圈子,使少數依然熱心於政治的人不自覺地把政治視為情緒發洩工具。

於是,我開始調查歷史上的人類建立了哪些方法、哪些工具去分辨真假、對錯、好壞、美醜。

《法理學》

在我思考如何說服江湖現實主義者,價值本身是獨立且有力的改變現實的力量時,我看到了法律。

  • 江湖現實主義者認為大規模的社會變動,是由博奕、物競天摘等「經濟原理」或「自然法則」所推動。這一點, 法律也兼顧。在健全的法律系統中,有大量現實的考慮是人難以察覺得。譬如,若行劫會判死刑,反而是迫罪犯殺人滅口。若政府不能有效地執行某些法律,那麼勇於犯法反而成為生存優勢。
  • 「江湖的現實主義」觀念並非不相信「道德」,他們只是不相信大規模的社會改進,他們很重視個人品格,譬如朋友間的忠誠、親屬間的互助,各種做人原則等。這在法律上也能看到,譬如,法律很講求程序 (與做人原則屬同一精神)。
  • 法律案件中,有一大因素是人那些講求品格精神的江湖現實主義者常忽略的:我們的社會中有大量的「妥協」。妥協與對錯原則、堅毅勇敢等個人品格不同,它更像是個人間的情感產物。
  • 無論多麼不相信「觀念」、「價值」、「道德」能改變現實的人,也不能否認,在法律中隱藏著種種的道德理想。
  • 最後,在我們的社會中,法律確實是一種左右人生存的具體力量。

以上,我們在法律中看到了:博奕、原則、情感、妥協、道德、力量。

信奉弱肉強食、成王敗寇的江湖現實主義者可以在人類的法理學中看到價值的「現實功效」,而天真的理想主義者也可在法律中看到現實的複雜。因此,閱讀道德-法律-社會相關的理論,是培養良好公民的最好,且最被忽略的途徑。


本書由中國大陸的學者撰寫,台灣的出版社五南出版,在序言中,台灣學者林文雄寫道:「我濫竽教席法理學二十多年,很少看到一本好的中文法理學參考書,尤其現代西方法律思想方面的書籍,更是付之闕如。但沈宗靈教授所著的法理學,卻是一本使我意外驚奇的書,它正是台灣法理學界最需要的一本法理學參考書。其校訂出版,將有助於我國法理學的教學與研究。」上網搜查過沈宗靈教授的背景後,相信這本書是在八十年代懷著救國熱情寫的,難怪乎使人「意外驚奇」。

本書為西方世界的法理學作了梳理,全書除了導論分為四篇:

  • 導論
  • 新自然法學和價值論法學
  • 分析實證主義法學
  • 社會學法學
  • 其他法學理論

這四篇歸納出法理學的學派大概可分四類,第一類是傾向以道德、價值的角度去研究法律。第二類是傾向以法律的邏輯、性質特徵去研究法律。第三類是研究法律在社會中的實際操作及影響。第四類是其他的嘗試,譬如以經濟學或綜合等的角度去研究法律。

綜合法學的始創人,霍爾 (Jerome Hall) 主張法理學可分為四個部份:(書第四頁)

  • 第一,法律價值討 (Legal axiology),主要研究法律強制的可行性,特別是強制的倫理問題。
  • 第二,法律社會學 (Sociology of law),主要研究法律規則的目的、應用和效果等問題。
  • 第三,形式法律科學 (formal legal science),主要針對法律術語、規則、裁決等進行邏輯分析。
  • 第四,法律本體論 (Legal Ontology),主要研究法理學主題的性質,亦即基本理諗念。

美國法學家帕特森 (E. Patterson) 認為,法律理論可分成兩類,即法律的內在方面 (interal) 及外在 (external)。

看這本書有甚麼用?

好了,終於來到「有甚麼用」的問題。其實我看這本書主要是因為樂趣與好奇,我仍認為它有以下用處:

一、鍛練「避免錯誤」思維

察覺不存在的事物,比察覺已存在的事物難得多,除了需要細心,還需加上豐富的知識、經驗、推理能力、想像力,才能發現「它」為何不存在。正如很少人會去思考法律系統是如何建立起來,以及它如何避免錯誤。

世上無完美的社會,因此,法律系統,乃至社會上的各種機制,皆是以「避免錯誤」的方式成長及完善的。世事難測,我們只能在教訓中學懂如何正確。人生,也不是如此嗎?人不知道甚麼是最理想的人生,但我們知道甚麼樣的人生應該避免。閱讀道德-法律-社會相關的理論,可使我們學習、模仿聰明人們思考如何避免錯誤。

二、珍惜眼前

因以上論點,以法律為例子,使人明白到現代社會的種種設計背後的巧思妙想。從而發現現代社會的種種習慣、機制是如何得來不易。這使人能看到社會的不足外,也能察覺我們擁有甚麼。

三、在一體之中分拆出不同層面

法律是一個整體,不同學派之間的論爭,在於他們把法律以不同方式分拆出不同的部分。閱讀法律相關的理論,乃學習區分一樣事物不同層面的意義。

譬如,我們能否模仿本書,以不同角度去分析何謂「愛情」?當然可以。一旦我們學懂了這種分析的竅門,我們的視野會頓時開闊。下一次看電影、想寫寫影評時,或許可以以別人沒想過的各種「內在」、「外在」角度去分析。

四、深度、多元,再整合

道德-法律-社會相關的理論,除了是「避免錯誤」外,也能使人深度地由價值,再到價值之間的比較去思考問題。

由抽象到具體,由價值到現實,使人把道德-原則-社會想像成一個整體。把不同事物「混和」成一體,有何用處呢?這可使你得到一種「平常心」。當你能對某事物保持「平常心」,其實是指,你對該事物有一種「預知感」,即你對可能的所得所失心裏有數,不會焦慮。

分析透澈,然後再綜合成一體,才能得到「平常心」,這是人生活在變幻的處境中還能保持愉快的重要技巧。

五、以精緻的思考代替籠統的情緒

當人能把一樣事物分析理解個明白,對問題的癥結有所了解後,對這件事物的負面情緒就變得無足輕重了,這時,怨憤、憎恨就能夠消散。

如前所說,某些人談到政治時的「怨氣」是來自人感到制度的不正義,但不知道為何如此,也不懂如何表達,似乎每一個人都是施害者,又是受害者。閱讀《法理學》可使人比較細膩地評論社會上有何種不正義。當看到不義時,能說出根據甚麼概念,這為何是不對的。這比隨便找一些非我族類來怨恨健康得多。

六、學習真正的「接受意見」

我們都知道「接受意見」的重要,但很少看到人示範如何「接受意見」。所謂「接受意見」,是把別人的反對觀點消化,去補足自己的看法。在我們生活中,常見的「接受意見」,其實只是在磨合爭拗雙方的抵觸情緒,而真正論點看法的改變是很少有的。

法理學不同流派之間的一些辯論,確實能使各學派的理論成長,這種「接受意見」的具體示範,在我們普通人的生活中非常少見。

當兩套理論針鋒相對時,理論演進有兩種方式:第一種是辯證的方式,即取兩家之長:若對方能查找出我方有所忽略,我方則參考補足之。第二種方法是取一個完全不同的視角去綜合或兼顧兩方理論的長處。若這能成功,就是開創另一學派了。

七、感應自己的情緒流動

人模仿到別人分析問題的技巧後,把它用於自己痛恨的事物上,就可減輕自己想到這些事物時的恐懼敵視情緒。這時,人能發現自己過往的「思考」,其實只是一堆情緒的流動。即人們常說的「先有情緒,再有立場」。特別是當人年少氣盛時,若不能以對比發現自己的情緒流動,人實在很難相信自己是一個「先有情緒,再有立場」的人。

當習慣細膩地分析事物之後,人可以學會適切地批評、批判:推論更嚴謹、範圍更精確、情緒更平和,而論點更堅實。

有人問:「甚麼批判思維、理性思維、系統思維,學得那麼會「思維」有甚麼用呢?」答案很簡單:長遠而言,它們能使人兼顧理想與現實,因此情緒起伏較小,生活較愉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