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談改變人、改變自己

《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》作者近藤麻理惠的 Netflix 節目最近火紅起來。節目中文名稱沿用其著作的中文版書名,這本書在超過四十個國家出版,銷逾一千萬冊。節目播出後,在龐大的觀眾間掀起家居整理熱潮,也容易想像,教人丟掉東西的節目會引起不少話題。Kondo故事的來龍去脈,看這篇文章比較清楚

大眾的議論大概為三類,認為:

  1. Kondo的整理術能改變一時,但不能讓邋遢的人變整潔、好囤物的人學會放手。
  2. 維持這種整潔生活需要很大成本,包括勞力與時間。這對繁忙的人來說只能變成半年做一次的大掃除。
  3. 有一些東西無即時用處仍非常重要,此種重要性常常難以向外人道,譬如書籍、特別貴重的紀念物。

這三類質疑剛好對應Kondo節目的三部份,這三部份是節目的價值所在:

  • 一是改變自己的性格習慣。
  • 二是整理收納的技巧。
  • 三是學會捨棄回憶、整理情感。

這節目能引起迴響的原因,我相信與第一及第三點有關。Kondo的居家哲學在歐美的成功原因,可能與曾在歐美掀起熱潮的日本禪學類似,它作為一種外來思想,不牽帶本國政治、歷史、文化、意識形態等包袱而給人清新感。當然,更多人歸究為這節目切合的時代的需求。

並非人人都能察覺到節目提倡的簡樸生活方式,其背後的人生哲理。若不把節目背後所提倡的生活方式、人生哲理解讀出來,就很容易把Kondo的言行教條化,造成誤用。很多哲學思想一經普及,也有這個問題,所以這個節目所引起的種種爭議,也就不難理解了。我或許會寫一篇文章記錄我對簡樸生活的看法,但先記錄我對第一個問題的看法--如何改變自己。

Kondo的整理術能否改變人呢?這是第一層爭議。問題的最基本答案是:「世上當然沒有能必然改變人的方法,一切都是靠自己。」歲月流逝,無論如何你都會改變,分別只是你有否參與其中。你有否份策劃你的改變?還是一切都任其自然,聽天由命?

記憶是建築自我的材料。

建造大樓需要鋼筋水泥及處理鋼筋水泥的技術。建造自己,需要的是記憶及處理這些記憶的技術,此種技術,最常見有二:一是獨處與自省。二是寫作。(也有其他的方法譬如儀式性活動、音樂、氣味等)

改變自己,是人存在的一大學問,是進步的學問,也是改變自己心意的學問。改變既然涉及自己內心,就不能向外求,必須自己省察。人省察內心,需要技巧,也需要建立對自己情感流動的深刻記憶。這就如人要在溫飽的時候記得饑寒,在快樂的時候記得痛苦。

人能用記憶記住感覺嗎?它們雖然都發生在人腦中,但似乎是兩種領域的東西,不可能互相轉換。人不能憑記憶得到饑餓的感覺,但人能記住饑餓的情景與饑餓的原因。

人不能立下決心改變,大多是只記住了痛苦的原因(譬如酗酒),但記不住痛苦的情景。(譬如酗酒後與人爭執)

因此,我們必須用一些獨處的時間來自省,好好回憶那個缺點所引起的痛苦情景。而更好的做法是,把它寫下來。這有雙重好處,我們除了會記住痛苦情景,還會記住我們自省情景。譬如,酗酒者可以在事後以文字記錄自己酗酒後與人爭執、脾氣暴躁的情景,同時大腦還會記住他寫這一段情景的情景。寫作除了能該人記得更清楚外,它還有儀式作用:人既勞心勞力去寫,人就不想白費這些付出,因此改變的決心也會更堅定。

我們常聽別人講述自省的好處,但很少人講如何自省。在不同的自省類型中,以記憶「強化」感覺是重要的一種。這種技巧能緩慢推動人改變觀念,使人在一個長時間的尺度內控制自己。

短期內改變自己,可用各種常見的方式,譬如以意志力去改變。但面對人深層的觀念所引起的問題,則需要緩慢但力量強大得多的方式:操控自己觀念。這過程可長達數月至數年,但以現今人的生命長度,是值得的。

以數年時間做一件只發生在自己腦內的事,這件「事」真的存在嗎?還是只是幻覺?因為這種疑問,使改變自己的學問,猶如一個「涯」:試過改變自己的人,很容易再次改變自己。未試過改變自己的人,會一直茫無頭緒,就像人站在津口,找不到渡海的方法。

改變自己需要一系列前題,以下簡略記錄我的想法:

處世觀。

人的存在就是要不斷成長改進以籍聊人生,要不然,你還有甚麼可以做呢?--如果你自小能養成此類想法,它就能如地球內部的岩漿,深層但力量強大,能緩慢地推人向前。

如何得到這種人生觀?首先,要有自信,或稱為「自我效能」,即認為自己有能力掌握自己,包括控制自己行為,乃至命運。自信的獲得與累積,除了先天性格的影響外,也與人的生活環境有關。在健康環境長大的人,較易累積出自信。

這就是一個死胡同,人若生活在一團糟的環境中,自信心自然不高,也就沒有如地幔一樣巨大的心靈力量去推動自己改變。由此可看出,Kondo的價值在於,她成為了別人改變的起始動力。

很多人以為自己可以成為別人改變的動力,這類人常高估自己,因為,他們不明白,你想改變人,就不能成為問題的一部份。你想改變人,你必須能夠遠離那個問題。這一點,Kondo做到了,(1) 她除了是以一個陌生人,(2) 還是以一個懷著「神秘」東方文化的外國人。(3)也包括影視製作團隊在旁邊拍攝所提供的抽離感,三者結合,使當事人能抽離情緒,抽離與物品的情結,抽離自己過去的生活方式,在高空重新俯視自己的生活。

第一點,Kondo以陌生人的姿態以及真誠友善的態度使人在面對自己問題時,而不聯想不快記憶,不損對方的面子,這一點,熟人是很難做到的。第二點及第三點是儀式感。人需要儀式,即環境去使自己擺脫舊有的視角,而採用另一種視角,以重新看待問題。

當我們嘗試改變別人時,莫說建立儀式去改變人,就連有善地與別人討論問題也很難做到。急躁是大敵,特別是一些對人的情感過於無知,而對自己想法過於自信的人,常改善不了別人的問題,反而成為別人問題的一部份。

那麼,我們應該怎麼辨?你唯一可做的,就是給予別人時間與空間。人常低估不干涉別人所需要的智慧與情緒控制能力。

充份理解、探索缺點所造成甚麼害處。

人的缺點之所以存在,是因為它也有若干好處,因此,缺點的改正,其實是一項取捨工作。

當缺點是自己的,我們很容易明白,缺點引發害處,但缺點不等同害處。當缺點是別人的,人就會把缺點本身,當成害處本身。在我們眼裏,別人的缺點是顯然而見的,我們永遠不會看到別人的缺點對他而言有何好處。

因此,無論是改變自己還是改變別人,首要工作是要探索清楚「害處」是甚麼。當我們充份理解與探索到缺點的害處後,才能心甘情願地捨棄它。這工作要求兩方面,一是知識,二是親自體驗。

第一方面:知識。

世上很多因果機理,是人難以自己一一發現的,即使可以,看別人的總結也是更有效率的方法。而這些因果機理中,科學知識當然最直接可靠。如果說科學知識擅於解決問題,那麼人文學科的知識就使人看到「有多少選擇」,即增廣人的想像力,使人較易找到突破困境的缺口。

當然,人生充滿不測,人也很難發現自己不知道甚麼。這就使知識累積的重要性與年紀成正比。年紀越大,轉向的成本越高,知識也越重要。當我們發現人生有可能出現問題時,這些累積下來的知識,所提供的視角,可使人更快找到問題在哪裏,從而著手改變自己。

第二方面:體驗。

知識總是以某種邏輯的形式,以文字為手段去描述可能與因果,然而,缺點與改正的取捨之中,「捨」,是感情的事,因此,親自去體驗缺點,是不可避免的。

人既然知道那是缺點,那就必定是體驗過其害處,那還要重新體驗嗎?當然要,因為兩點:

一、你體驗的害處,很可能是別人告訴你的。你知道那是缺點,可能是來自別人的厭惡態度、別人的拒絕、機會或實際的損失。這時,你會把「害處」看成是別人的問題,或雙方都有責任。這時,你希望的是雙方的改進,這並非體驗自己缺點的害處。

所謂親自體驗並非指盤點自己的實際損失,而是感受自己的情緒,分析自己情緒的類型,譬如,妒忌、心有不甘、辜負別人、失信、惋惜、遺憾等等。由情緒,也可以反推出缺點真正造成了何種傷害。

如果人對自己情緒流動的察覺經驗充足,也可以以此去思考別人的情緒,以別人的情景模擬別人的感受,理解別人在自己的缺點中體驗了甚麼,這種易地而處的能力與習慣在實際生活中非常有用。

二、當某缺點長期存,顯示人對其害處體會不深,以至認為不值得以行動去改變。體會不深的原因大概有二:(1) 人除了體驗過自己缺點的害處,通常也體驗過自己缺點的「好處」。(2) 當某些缺點只涉及自己時,這些缺點常常是事過境遷就被拋諸腦後。(3) 當問題涉及別人時,人會優先認為問題問題在於別人,至少是雙方都有責任。

所謂探索缺點的「害處」,是指會認真體會害處出現時自己的心情,記住這種感覺。記住的方式,可用如上所說的方式,自省、作者、儀式等。只有這樣,人才能心甘情願地捨棄這缺點。知識是對缺點的理解,體驗是對缺點的探索,最終是使人心甘情願地捨棄。這個過程可能需數月乃至數年時間。

難以察覺的兩類缺點的,

一種缺點是,缺點對別人的傷害大於自己,譬如尖酸刻薄、口沒遮攔、脾氣急躁此類做人態度。這種缺點的害處,對一些很少省察(examine)自己情緒的人來說,很難察覺其害處。

另一種缺點是,要長期累積其害處才會浮現,而其一旦浮現就很難回頭了。譬如吸煙、酗酒等等。這種缺點,是要靠知識,譬如科學知識以理解對身體的害處,以人文藝術等在情感上理解當問題浮現時,人將面對甚麼。

理解有何種避免害處的方式。

既然缺點中總包含好好處,那麼,「去其害處,留其好處」才是最佳策略,因此,在未嘗試過「去其害處,留其好處」前,人是不會決心改變的。其中一樣是妥協。

妥協適用於兩類型缺點,一類型是缺點之害處存在於別人身上,這時,別人妥協,害處就不存在了。這容易變成自私。另一類是,缺點之害處,只存在於自己的記憶中,譬如這種缺點使人悔恨、遺憾、沒有尊嚴等等。這容易使人犬儒。然而,妥協是人類最常用的解決問題方式,只是,人妥協後都不發覺問題存在,也就不記得自己妥協過甚麼了。

當我們常試過各種做法去修改缺點以「去其害處,留其好處」,仍然失敗時,人才心某情願地改變。

總之,

人要自信於自己能改變自己與環境、再充份理解自己的缺點所造成的害處、省察過它對自己造成的痛苦、也嘗試過各種妥協方式,最後才會得到新的視角看待問題。改變一個缺點其實是扭轉自己人生觀的過程。

所以說,這之中有一個「涯」:未試過改變自己的人,很難改變自己。試過改變自己的人,發現磨礪自己觀念的竅門後,就能持續地、緩慢地改變觀念去改變自己。這樣,人就渡過了彼岸。

莫說改變別人,連改變自己也非常困難。若我們想改變別人,又懶於研究別人的問題,我們還是最好留給別人時間與空間。否則很容易幫不了別人,反而成為別人的問題。

最後,Kondo的建議是,只留下讓自己快樂的物品,而不是其他避免「害處」的方式,其背後用意是甚麼?這節目沒有說出來,但她做出來了,聰明的人多停頓下來想一想,就能明白其背後對「何謂幸福?」「人生意義是甚麼?」有一種解答。當想明白後,也就沒有甚麼好爭論了。

接受這種哲學,對一些人來說難一些人來說易,而且每人都在建立自己的一套與之相似、也有所不同的人生哲學。這涉及節目中沒有說出來的部份,即人如何丟棄回憶?為甚麼要這樣做?這又是另一話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