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敬還是依附?

2018年,王晶在香港電影節放下一句後就憤而離席。他說:「你們說的主題是致敬香港電影,在我看來這是網絡電影集體盜竊香港IP。」這件事大眾反應各異,能理性討論的人最後會來到一個問題:甚麼是致敬?

把抄襲包裝成致敬,很多人歸究為「法律制度不健全」,用流行的弱肉強食江湖叢林角度看,這是事實。但這也顯示在該社會,所謂創作人的氣節品格、創作精神等等的東西沒任何規範效力。

我們先把各大官方宣稱的「致敬」還原回兩個概念:「表達對創造者的敬意」、「依附別人的創造」。

「表達對創造者的敬意」才是致敬。致敬是為了向某位創作者表達感謝,感謝他對某種類型、題材、技法的開創與發揚,使之後的創作者有更廣闊的創作空間及工具創作。

「依附別人的創造」則是提取別人的經典元素去支撐自己的作品。這種作品對觀眾的吸引力,很大部份來自它使觀眾聯想起自己與被「敬」作品的快樂回憶。而且廠商往往會拿依附別人作品的元素去宣傳,去吸引大眾付錢。

把依附別人的創造,說成是「表達對創造者的敬意」,是這些創作者的氣節、品格、誠信、敬業問題而已,拿流行的弱肉強食江湖叢林角度觀之,屬等閒事,至多使靠自己實力創造的人陷於不利。信奉江湖叢林信條的人顧不了所謂的匠人氣節,但他們或許關心以下問題:集體存亡。

作品要成為大眾集體回憶、變成流行經典,背後需動用大量資金製作與宣傳,這種投資風險非常龐大。一個社會能有傳世的經典流行文化,關鍵在於保護這種投資。

依附別人的創造,就是依附別人的投資成果。當依附別人作品成為這一產業的主要經營技巧,所謂的「專業眼光」,只是窺視有哪些題材作品可以依附抄襲,如若發現,則大家一踴而上把這個題材啖食殆盡。

當所每一部作品都有大量的「致敬」,就成為一個問題:在看B作品前,你沒看過A作品,那你就錯過某些劇情趣味,久而久之,所有東西都是只有那個圈子才明白的 in-joke,使整個圈子萎縮成次文化。

有曰:「海水退潮時就知道誰沒穿褲子。」若新的觀眾難以入場,舊的一代觀眾離去後,就會發現這個圈子實在沒留下過甚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