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要自信於自己能改變自己與環境、再充份理解自己的缺點所造成的害處、省察過它對自己造成的痛苦、也嘗試過各種妥協方式,最後才會得到新的視角看待問題。改變一個缺點其實是扭轉自己人生觀的過程。

所以說,這之中有一個「涯」:未試過改變自己的人,很難改變自己。試過改變自己的人,發現磨礪自己觀念的竅門後,就能持續地、緩慢地改變觀念去改變自己。這樣,人就渡過了彼岸。

莫說改變別人,連改變自己也非常困難。若我們想改變別人,又懶於研究別人的問題,我們還是最好留給別人時間與空間。否則很容易幫不了別人,反而成為別人的問題。

古希臘城邦中,其豐富多彩的哲學、倫理學、政治思想、文學中,有許多法律相關的理論,其主要是關於法律與神、自然、政治、道德、正義的關係的探討。

譬如:法律是神定,還是人定?法律代表正義、道然,還是強權?法律和國家、民主、自由、平等有甚麼關係?是賢人政治,還是法治?正義、理性意味著甚麼?自然法與實證法有甚麼關係?

無論多細微的事物,人只要仔細留意,就能察覺其存在。而要察覺「不存在的事物」,除了需要細心,還需加上豐富的知識、經驗、推理能力、強大的想像力,才能發現「它」為何不存在。

已經存在的事物及其益處,我們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;而能長期良好運作的系統,譬如法律系統,則很少人會去思考它避免錯誤的背後,有多少學問。

羅伯特再次拒絕給錢,但被因違反就業法規與賄賂而逮捕……為了重獲自由,羅伯特必須付錢給州長、警察首長、議會主席、還有處理這個案字的法官。

最後他決定結束生意,賣掉設備回收一點成本,之後羅伯特與妻子離開這裏去德國,他們創造的兩百個就業機會也隨著公司的結束消失,留下來的是空蕩蕩的倉庫、一些沒工作的工人,一大堆大豆,還有一大群憤怒的農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