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伯特再次拒絕給錢,但被因違反就業法規與賄賂而逮捕……為了重獲自由,羅伯特必須付錢給州長、警察首長、議會主席、還有處理這個案字的法官。

最後他決定結束生意,賣掉設備回收一點成本,之後羅伯特與妻子離開這裏去德國,他們創造的兩百個就業機會也隨著公司的結束消失,留下來的是空蕩蕩的倉庫、一些沒工作的工人,一大堆大豆,還有一大群憤怒的農民。